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光影婆娑的陇西大地【转】

  • 梦想起航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05225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5/6/18 15:12:42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陇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作者——阿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这里,我们在这里,活着或者老去。明月到夕阳,我们走过了世世代的路程。 

——题记 
春雨惊春清谷天,夏满芒夏暑相连。 
秋处露秋寒霜降,冬雪雪冬小大寒。

1.春雨·渭河 

一记闷棍打在六九头上,一条蛇开始颤颤巍巍地蠕动。停留,那么短促,又那么漫长,头连着尾,一场盛大的祭奠。隐约的悸动,模糊的表情,清晰起来。诵经的河风吹开了窗棂上的剪纸,像掀动着那顶昏黄的盖头。开始,开始,像一场爱。月亮舀进碗里,星光捡回柴门。开始,从这里开始。 
那位叫朝霞的女子,跳到了宁静的河面上,揉碎了大片大片的相思。轻手轻脚地抚弄,怀揣心事,忧郁而和善。憧憬最初的爱,醉人的味道,优美的曲线,亢奋的神情。翘盼那片飘移的云,远处传来洞房的消息。叮叮咚咚,一场吻,一大片处女放弃干旱,山坳里传来叫春的声音。良宵放逐性情,盖着月光的棉被,倾听梦里的滴答,油淌了出来……

2.惊春·云田 
云在天上,那些被风放牧的羊群,白白的,洁净地飘过来,迈着少妇慵懒的步子。几个闲散的过客,唱着各自的歌谣,匆匆地掠过,又迷恋地回首。一条刺眼的皮鞭豁开了蓝天鹅绒幕布,少妇们容颜大变。黑脸的张飞在天上喊:“洞里的尔等听着,爬出来吧!”轰隆一声,接着,轰隆轰隆……闪电跳起霹雳舞。 
耕耘的季节,耘田。把那条鱼埋在北山上,让丰腴的农妇在秋天产下欲望之子。汗津津的头发,红润的脸庞,从犁铧剖开的柔软中浮现出来。父辈们亲吻大地,多么像那群忙碌的蚂蚁。云田,云田,半截飘在天上,半截埋进土里。

3.清谷天·昌谷 
在南山上种些豆子,让青草露出自豪的目光。清风穿过峡谷,一道口子,埋得下所有的思念。骑驴的走远了,书生的褡裢装不下那些苦吟的日子。来时,一道霞光;走了,和鬼一样。在这个节气里,鬼喊着我们的名字,我们站在一堆土包前,想和鬼说话。山谷中回荡着灰蒙蒙的烟尘,我们在一道伤口里穿越千年。今春出来,来年进去,从此往复……揭开又愈合,愈合有揭开,经久不愈的伤口啊! 
燕语呢喃。回来,从南到北,划了多长的弧线?西北的那片蓝天上,种植着那么多灰黑的豆子。蓝色的大盆,用海水的色泽浸润,清脆的豆芽菜,蓄势待发。五哥把那群羊交给草,向南,从北到南,怀揣着那双粗糙的手。一直向南,火车打着响鼻,像那头脾气暴躁的叫驴。汗走远了,山谷铁青着脸,唱雨水的歌谣。狗蛋的婆娘在黑暗里淌了三滴思夫的泪。

4.夏满·三台 
拔节的声音。咔嚓咔嚓,骨头里埋藏金属。中毒的爵士鼓敲破黎明。佛祖活着回来,在一台上撒尿骂娘,二台上喝酒吃肉,三台上独自忧伤。三台在浮屠中上升,小麦在偈语里生长,全身笼满佛性的光芒,金色灌溉。 
虫子撕咬着年轻的女子,嘴角流淌绿色的河流。那条四眼土狗想借一下张鞋匠的刷子,剔除身上的浮毛。漫山遍野,一股粘稠的味道,一台,二台,三台地展开。

5.芒夏·高塄 
升高,大地升高。两个小儿在汗流浃背地辩日,口干舌燥。他们把太阳扔进面汤里,迫不及待地背起书包,他们要去学校打秋千,拍画片。那些风多么惬意,尽管夹杂着些许浮尘。黑猫问花猫:“赢了还是输了?”那条哈巴狗不停地吐着舌头,想装成孙子的模样。 
老天爷看不下去了,把牛睾丸大的眼珠子摔下来,高塄里盛着半碗破碎的珍珠。一湾月牙泉剪碎了绿叶的影子。花猫很晚才回家,挨了一顿打,拳头像雹子。

6.暑相连·宏伟 
从贼眉鼠眼到明目张胆,田鼠在三伏天把一年的汗一次性淌干。火热的生活,没日没夜。苦苦地忙碌,二二地生活。眼帘里展开的都是宏图。猫在粮仓边上过狗的日子。捆绑换来三两声猫叫唤:喵喵喵。张老六眯眯笑的眼睛里已塞不进一片树叶的厚度。 
滚烫弥漫,热土伟岸起来。今天或者明天,天翻脸,蚂蚁来不及搬家。

7.秋处·碧岩 
烟霞铺满,鸟声啁啾,绿云霞影变幻着绮丽的样子。风吹奏着那些叶片,自然协调的声音。清丽的鸣奏中,绽放爱的浪漫与缤纷。黛青色的岩石上流淌着洗濯灵魂的水,眼含泪水的年轻女子,有月光的柔肠,澄明清澈。 
一幅青绿山水。纯净,空邈。仁慈的爱,犹如一位满目清凉的长者。绿,碧绿,墨绿,如此绿色的生活。

8.露秋·首阳 
盈圆的露珠,饱满的秋色,熟羊城散布祖传秘方。黄芪的味道,党参的味道,汗水的味道,欢乐的味道。她们归来,当归。她们出去,当去。坐上火车、汽车,去远方,去更远的地方。看望那些懒惰、自私、好色、贪婪……一个药罐里盛不下百草的拥挤,药汤顺着渭河岸溢了出来…… 
秋雨有些不要脸,他们怀疑中药的成色,想把牛一样的刘老汉弄感冒。刘老汉瞪着牛眼,叼着半截板蓝根。他顾不上骂娘,他很忙,牛犊子一样的刘老汉。

9.寒霜降·马河 
月亮挑在崖畔上,夜色诱人,白花花的露珠,白晃晃的胴体,无人摆弄。香草流了一些怨妇的泪水。梦里,她看见一匹黑马涉水而来。健硕而性感,散发着迷人的体香,哗啦哗啦地撩拨着她身体里的水。香草面部潮红,恍惚中呻吟到了三更。 
清晨,一群大雁往南飞,一会儿排成“一”字,一会儿排成“人”字。一匹马爱着眼里的一匹马,一个人想着心上的一个人。

10.冬雪·通安驿 
风雪的驿站,远离了鲜亮的日子,封冻从表层开始,用棉衣裹住内心的温度。冬闲的档口,红泥小火炉倾尽所有的爱。围坐,饮酒,喝茶,白胡子凑近银胡子。阳光下,几只麻雀啄食散碎的银两。伸展,放下,倦了的,请歇歇吧! 
“死鬼”还在南方过温暖的日子,叶子掉光了,他还没有回来。闲下来的女人又想起了床上的事。通安,一条通向平安的路。拿起……又放下……


11.雪冬·雪山 
纷飞的花,一朵一朵散落。把那片云扯下来,盖在那座山上,抬高灵魂的海拔。埋住尘土,埋住过往的魂灵,给他们素洁的衣衫,让他们在深处,欢喜或者忧伤。心底的爱,无声无息,守住火焰,在冰冷中贴近梵音。 
二爷从集市上回来,像圣诞老人。一盏明灯斜搭在雪山肩上,白茫茫的一片,如同一页白纸。二年级的丑丑开始呵着手画画。

12.小大寒·双泉 
在雪花中回来,噙着两汪清澈的泉水。杀猪,啃骨头,摊血糕。这头,热炕,丰满的老婆,陌生的崽子;那头,白发苍苍,老蛮干枯的河床上涌出了两股暖流。风抽刀子,雪裹山。 
过年了,韩心想给儿子买了八百八十八元的花炮,韩尕想打炮去了。韩心想带着酒气,从旅行包的夹层里掏出一架数码摄像机,一大袋避孕套。接下来,在炮火中消耗弹药。“那些累死累活的日子啊!”韩心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 
明天,权家湾的山梁上福星高照,柯寨的寨门大开,迎接永吉的光芒。喂羊的马三炮哼着和平的调子,开春,他要坐着飞机,去美国承包工程。 
爱在这里,陇西;在这里爱,光影婆娑的陇西大地。

 本文转自陇西吧、



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